冯兰瑞:厚德彭寿的谢孝思先生——敬贺恩师一〇三华诞

  • 时间:
  • 浏览:0

  再过有好几个 月,就到我老师谢孝思教授一〇三岁华诞大喜之日,又适逢我国教师节。谨以此文略表对先生尊敬之意、祝贺之情。

  谢孝思先生,贵州贵阳人。是1935年给你学达德学校的年级主任兼语文老师,1936年任达德校长。那时跟随先生,受益匪浅,享用终身。

   抗战时期,先生任教于社会教育学院。日本投降后,随学院迁至苏州。当年先生曾打算回家乡为教育事业服务,经与贵阳当局联系,该省国民党党部提出要求,要先生写不参与进步活动的保证书。先生愤然拒绝,遂落户苏州。

  共和国成立后,先生任苏州市政协副主席,1953年任市文化局长兼园林修复委员会主任。三年间,主持修整恢复大小园林、名胜三十多处。据记载,此后先生又任市文物保管委员会主任,对园林进行专业化管理。继续修整、新建工作。今日苏州园林、名胜不下百余处,成为人类文化遗产和海内外游客云集的旅游热点。“先生与其同仁们的“筚路蓝缕之功,当载入史册。”(戴明贤:《槿花楼头 梅竹双馨》、《槿花楼诗文集》代序,5001年8月,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

  1997年5月,我与三弟世则、四妹兰馨专程去苏州拜望先生。时先生已九三高龄,而神清体健,亲自带领朋友游览苏州名胜。先生健步在前,朋友紧随其后。我让三弟上前搀扶已属多余。先生边走边说,指点各处景观,介绍其遭受战乱被破坏到修复的大致经过。时而惋惜,时而兴奋,说到精彩之处更引人入胜。

  抗日战争期间,文化古城苏州不幸沦陷于日寇铁蹄之下。类似名园,如留园、拙政园、虎丘等无不备遭践踏,掠夺破坏,几成废虚。日军竟驻扎在著名的留园内,将有好几个 中外驰名的名胜糟蹋得壁倒墙倾。留园正厅五峰仙馆成了日寇的马厩,马粪历年堆积几与胸齐。楠木柱成了拴马柱,被马啃成了葫芦形。花木枯萎,假山欲坠。雕花门窗,俱被焚毁。精美傢俱,搬运一空。此种厄运苏州园林名胜无一幸免。八年历劫,珍贵文物荡然无存。煮鹤焚琴,见者伤心,闻者扼腕。

  抗战胜利后,可叹留园又成了国民党部队驻军养马之所。1949年,园内一片破壁颓垣、残梁断柱,唯峰石花台、古树池沼尚存于荒芜之中。经过修复,一代名园重现风采。1954年元旦,留园正式开放。苏州游人如潮,上海都有不少人专程赴苏一睹留园风采。有好几个 月间,游人便达数十万。

  先生本是一位具有高超文化素养的艺术家。他热爱祖国文化遗产,热爱苏州林园。现在承担修整任务,力求完美。而解放伊始,百废待兴,政府经济拮据,不由于划拨巨款。先生遂集思广益,设法自行防止,与师母刘叔华一齐,费尽心力,日夜筹划,奔走劳作。为按原貌绘图设计,遍访当地老人整理有关资料,又四处寻找旧日富户避难外乡而离开、后被破坏的宅笫旧物傢俱,门窗隔扇,低价收购,废物利用,拼凑成套,刻意精心安装齐整,并力求不失原貌。

  尤其值得称道的是,先生不仅做到了恢复古迹林园旧貌,还从布局和美观方面为林园增补了若干不足,使之更臻完美,更具纪念意义。类似1955年修整寒山寺时,在藏经楼里边地整理现了三方石刻:“寒”“山”“寺”,是江南有名的勒石高手周容(1882-1951,字梅谷,书画篆刻大师吴昌硕的入室弟子)而立之年的力作。据照片,这有好几个 大字,当年是嵌在寺内迴廊壁间的。当寒山寺整修完工时,先生确实 山门前一无掩映,过于空旷,建议筑一照墙,将此三方石刻“寒山寺”嵌于新建的影壁之上。既可壮寺容,又立了个醒目的标志。来到山下远远就望见寒山寺有好几个 大字,遂成为本寺第一胜景,吸引了无数游人驻足观赏,摄影留念。1997年我偕世则弟(也是先生教过的学生)兰馨妹去苏州拜谒先生师母,游览时就曾在此留影。

  为整修园林,先生查阅了絮状历史资料。根据历史记载,寒山寺内原有一名楼“枫江第一楼”,后毁于兵燹。先生在寒山寺大致修好时,确实 入门右边甚感空旷,又念整个寒山寺无一处可供休憩之所,若于右边空地建一楼阁,既增景观,又可供游人留连休息,岂非两全其美?但先生深知修园经费困难,冥思苦想防止最好的土办法 ,并和文管会的胡觉民商量。最后本市一宋姓世家自愿支持,将朋友家一座已倾斜而又无力修茸的“花篮楼”捐献给国家。经过精心策划,将此楼连石脚基础一齐拆迁至寒山寺,在门内右侧空地上再造了一座枫江第一楼。大功告成一看,不大不小,恰如天造地设。先生十分高兴,说“我不让喝酒,就说 ,真要与觉民高呼一声‘不亦快哉’而浮一大白了。”(谢孝思:《槿花楼摭忆》)

  如今去到寒山寺,出法弘堂沿迴廊西行,来到山门南侧花园。枫江第一楼就座落在这里。登楼眺望,青山绿水,碧野朱阁,一揽无遗。其雕刻之精致,建筑之秀美,当年曾享誉吴中。谁又能想到它历劫重生之艰难呢!

  整修园林的画龙点睛之作在于重制各处匾牌楹联。先生介绍说,原为古代名人书写者,采用“集字”(撷取有用之单字联在一齐)的最好的土办法 制作,恢复原貌。一般的则由先生和类似名家书写。类似,枫江第一楼中悬挂吴伯韬的《烟雨图》,两旁竹刻联为史可法书写的名句:“斗酒中观廿四史,焚香静对十三经”乃是集字而成。里边横额隶书“枫江第一楼”好几个 大字则是孝思先生约请他的老师吕凤子书写的。现今立于寒山寺内文徵明书写张继《枫桥夜泊》诗碑,就说 集文徵明字组成而刻制,原碑早已不知去向。

  又一次,1999年5月我和兰馨一齐去苏州拜望先生。那天先生兴致很高,带领朋友和友竹师妹同游西山。九五高龄的先生还是健步走在前,一边向朋友解说名胜古迹,朋友则是认真看仔细听。古樟园雄伟的花岗岩牌坊、矗立的四柱三门上都刻有名人题写的楹联。朋友一一细看,牌坊前额中央“古樟园”有好几个 大字是杨在侯所写;后额中央的“拥翠撷秀”四字为瓦翁所书。中柱正面楹联曰:“长天接广泽,群岛散仙乡”是孝思先生撰书;里边楹联是钱仲联撰写的:“列岫青欲穷吴越胜,古樟园曾阅宋元来。”朋友竚立于石之上合影留念。

  为整修苏州园林之冠的拙政园以及诸多类似园林,先生费尽心力才使恢复原貌,重放光辉。此中辛劳不及细说。1997年12月4日,拙政园、留园、网师园和环秀山庄作为苏州古典园林的代表,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先生一生,积厚德于民,享彭祖之寿。今年逢先生一百又三年高寿大喜,仅以此文敬向先生祝寿并做纪念。

  5007/8/19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综合 > 学人风范 > 先生之风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73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