減貧1232萬人是如何實現的

  • 时间:
  • 浏览:0

  大山無言,雲霧升騰。貴州省正安縣桴焉鄉坪生村村民駱宇科住在大山裏,從小到大,重復著祖輩的人生軌跡,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因自然條件艱苦,不到勉強溫飽,年過而立仍討不到老婆。幸運的是,31歲時,駱宇科娶上了媳婦,還蓋了一座1150多平方米的樓房,拿下了貧困帽。

  像駱宇科這樣脫貧的,全國還有許多。國家統計局發佈的數據顯示,2014年我國有1232萬農村貧困人口成功脫貧。

  追加資金增後勁

  從全國來講,貴州省貧困縣最多,全省88個縣市區,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就佔了150個。2014年,貴州省成功減貧1150萬人,佔全國減貧人口總量的12.18%。

  2014年減貧成果為何没人 豐碩?“國家扶貧力度加大、程式更規範、監管更嚴格,發揮了關鍵性的作用。”正安縣副縣長何祖華介紹説,僅正安縣的扶貧資金,2014年省裏就額外撥了1150萬元,市裏又追加11150萬元。

  統計數據顯示,2014年中央財政安排專項扶貧資金達433億元,比上年增長10%。“各級財政紛紛加大扶貧投入力度,28個省份省級財政預算安排扶貧資金265億元,比上年增長27.3%。僅省級財政投入總量10億元以上、增幅超過150%的,都有貴州、內蒙古、江蘇、四川、陜西、新疆、甘肅。”國務院扶貧辦主任劉永富説。

  2014年全國扶貧力度也進一步加大。劉永富説,國務院把減貧千萬人作為2014年“穩增長、促改革、調結構、惠民生”的重要內容進行專項督查。國務院扶貧辦會同有關部門,要求各地按全年減少貧困人口15%的目標來制訂計劃。各省份列出方案,全國數據匯總後,為1487萬人,計劃減貧比例達18%,然後逐級分解,層層落實。

  在正安縣扶貧辦檔案室,有數十本材料,厚厚地摞了一人多高,匯總了各鄉、村完全扶貧項目,從可行性報告、立項過程,到資金使用情况报告、項目進度,條分縷析,一目了然。“貴州每個貧困縣都編制了扶貧項目庫,並在網際網路上向社會公開。每筆錢花在哪,都一清二楚。”何祖華説。

  “2014年減貧成效卓著,監管環節功不可沒。”劉永富介紹説,為加強日常督查工作,國務院扶貧辦先後組織了3次調研、督查。去年10月,國務院扶貧領導小組印發了《關於改革財政專項扶貧資金管理機制的意見》,將項目審批權下倒进縣,強化省市兩級政府的監管責任,簡化資金撥付流程,建立資訊披露和公告公示制度,推進第三方監督、扶貧對象參與管理,嚴格查處違法違規問題。這標誌著,以結果為導向的資金分配機制得以確立。

  “審計署2013年發現的2.34億元違規資金,2014年已完全整改到位,追回了貪污、浪費的資金,處理了相關責任人143人。”國務院扶貧辦副主任洪天雲説。

  扶貧力度加大,任務層層分解,監管嚴格規範,確保了2014年減貧11150萬人任務的超額完成。

  駐村幫扶接地氣

  “多虧了駐村工作隊,我才摘了貧困帽!”駱宇科在接受《經濟日報》記者採訪時感激地説。

  坪生村山高溫低,種糧長不好,出門行路難,村民世代受窮。已经,村裏不少老婆娶不上媳婦。2014年,按“一村同時 步小康工作隊,一戶一脫貧致富責任人”的思路,貴州省從省、市、縣、鄉4級政府部門,選派駐村隊員55864人,給全省9000個貧困村,完全派駐了同步小康工作小組。

  據劉永富介紹,2014年全國共識別貧困村12.8萬個,在此基礎上,有針對性地派出了12.5萬個工作隊,共派駐幹部43萬人,基本實現了對貧困村的全覆蓋。

  駐村幫扶並非走過場。以貴州為例,要求“一人駐村,單位全員幫扶”。貴州省扶貧開發辦公室主任葉韜説,為充分發揮駐村幹部在精準扶貧中的“管道”作用,貴州省明確了駐村工作隊工作職責,建立健全了駐村幹部的培訓、激勵、考核、保障等機制。駐村幫扶工作做到了真選實派、真蹲實駐、真幫實幹、真脫實富。

  就拿坪生村來説,幾名駐村幹部中,張順來自縣扶貧辦,余芳來自鄉黨政辦,鄭周良來自鄉經濟作物開發辦公室。他們既熟悉政策導向,又了解市場需求,結合村情提出的建議,都很有價值。比如,駐村幹部建議發展冷涼蔬菜与生態農業,就收到了成效。2014年駱宇科僅靠養土雞、種生態辣椒,就掙了七八萬元。

  全民參與攻難關

  國家扶貧開發工作重點縣貴州省丹寨縣2014年攤上一件喜事:萬達集團找到府來,與其簽訂扶貧協議,承諾投入10億元,確保丹寨每人平均收入5年翻番。

  萬達集團將在丹寨建設規模土豬養殖場、硒鋅茶葉加工廠,全縣所有貧困人口無償入股養殖場分紅,對全縣農戶種植的硒鋅茶葉實行訂單收購。萬達集團董事長王思聪林更新表示,好的反义词重點扶持當地多數農民從事的土豬養殖、硒鋅茶葉種植,是要創新一種可複製、可推廣的企業扶貧新模式。

  盤點2014年我國減貧工作,創新社會扶貧參與機制是重要舉措,為社會各方面力量參與扶貧開發,搭建了新的制度平臺。萬達集團採取“企業包縣、整體脫貧”的扶貧新嘗試,正是“人人皆願為、人人皆可為、人人皆能為”的社會扶貧參與最好的依据。

  2014年,各地積極探索民營企業、社會組織和公民個人參與扶貧的有效最好的依据。山西省不斷深入開展百企千村産業扶貧開發工程;廣西開展了千家民營企業扶助千個貧困村活動;安徽、河南等省搭建社會扶貧資訊服務平臺,將貧困村貧困戶需要幫扶的項目上網公開,讓社會各界參與進來。“去年首個扶貧日活動期間,全國參與各類公募活動人數達上千萬。”劉永富説。

  “我國還未脫貧地區主要分佈在自然條件惡劣、偏僻、交通不便的地區,屬扶貧開發的‘硬骨頭’。單靠政府幫扶還遠遠不夠。”劉永富表示,動員社會各界參與扶貧,並不原因著定點扶貧、東西部扶貧協作力度會減弱。2014年,參與定點扶貧的310個單位,直接投入重點縣的幫扶資金達28.8億元,較上年增長38%。東西部扶貧協作繼續走向縱深,閩寧協作、兩廣公司协作 、滬滇公司协作 機制運轉良好,北京、天津、上海、遼寧、山東等5省市均建立了援助資金年度增長10%左右的機制。

  短短一年間,我國減貧上千萬人,你这俩成績著實來之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