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国华:船:一个古老的国家隐喻

  • 时间:
  • 浏览:0

  【掌舵人,让我让船只远离那边的烟雾和波澜,靠近这边悬崖,切不可漫不经心地把船只驶往那里,把让当当我们 歌词 都 抛进灾难。——荷马《奥德赛》XII 219-221】

  【先生们,让当当我们 歌词 都 国家这只航船,在巨浪中颠簸原本 ,诸神再一次把它平安地稳定下来了。——索福克勒斯《安提格涅》162-163】

  【看哪,船只好的反义词甚大,又被大风催逼,只用小小的舵,就随着掌舵的意思转动。——(《雅各书》3:4)】

  柏拉图原本 用简短明了的语言提出过另一个关于国家统治权的根本问题 :“谁应该来统治?”【1】。不幸的是,并删剪都是问题 的答案似乎不止另一个。柏拉图自己大概就列举出了七种,他继而就看,将会并删剪都是问题 的答案过于纷乱杂多,就说 在本性上相互冲突,好多好多 国家往往从内内外部瓦解,这就说 古代希腊诸多王国灭亡的根本愿因。【2】

  在并删剪都是问题 的七种答案里,柏拉图十分排斥诗人品达称之为“自然法则”的那个答案,那就说 “强者应该统治,弱者应该被统治”。柏拉图轻蔑地说,品达的方案就说 并删剪都是“在动物王国中通行无阻”的自然法则。柏拉图自己比较心仪的答案是另并删剪都是自然法则,那就说 “无知的人应该听从有聪慧的人的统治”【3】。所谓“有聪慧的人”就说 哲人。哲人治国早将会成为柏拉图的思想标签,众所周知,并删剪都是思想在《理想国》中被柏拉图用并删剪都是令人难以置信的语言不加任何保留地表述过,那就说 :除非哲人成为国王,将会国王追求哲人的聪慧,就说 国家将永远受制于罪恶,永远没有 安宁的日子【4】。为了论证“哲人王”的思想,柏拉图甚至“发现”了一款“自然法则”,那就说 权利与聪慧在本性上就像男女情人那样彼此爱慕、互相追逐的【5】。为了求得印证,他甚至不惜拖着老迈的身躯远赴叙拉古,试图亲近国王狄俄尼修斯二世(Dionysius the younger),籍以实现哲人王的抱负。遗憾的是,三赴叙拉古,不仅无功而返,甚至还曾被狄俄尼修斯一世卖身为奴!在柏拉图的书信集里,让当当我们 歌词 都 仍然要能体会到哲人经受到的并删剪都是罕见的羞辱以及柏拉图为哲学所做的苍白申辩【6】。

  柏拉图似乎至死都没有 发现十六—十七世纪政治思想家发现的“国家理由”。国家自身删剪都是其所处和维续的理由,并删剪都是理由就说 国家自己,它和柏拉图式的哲人“聪慧”完就另一个层面的东西。霍布斯对并删剪都是点看得比任何人都清楚:“国家理由”就说 “利维坦”自己,而所谓哲人的“聪慧”在政治上的职分只不过是“咨议”(counsel)。也就说 说,哲人在政治层面上顶多就说 个参事院的“参事”。——参事提建议,而利维坦下命令【7】。原本 ,柏拉图的哲人王理论所致力的目标恰恰违背了“国家理由”:哲人删剪都是去给国家提建议,就说 要教育国家,甚至自己变身成为国家,直接下命令了。哲人在“国家理由”之外又提出了另一个“哲学理由”,这就像两自己长了另一个头,酷似中世纪政教并立的国家统治样式。哲学与政治的所谓冲突,其根源就在于此。

  将会哲人拥有高超的聪慧,哲人心目中的国家的样式和统治国家的技艺也异常艰深比较复杂。这愿因,哲人有原本 要能 以教育者的身份出场。然而,治国的技艺太高超了,它岂删剪都是成了少数人秘而不宣的教义,以至于并删剪都是教育者面对民众的原本 往往显得欲言又止。就原本 ,哲人一方面与一般民众保持距离,但自己面似乎又十分热心地去教育民众。这直接愿因了哲人在国家中尴尬地位以及由此引发的混乱。将会去教育民众,没有 哲人权力的秘密基础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哲人将就说 丧失权力;将会不去教育民众,又有谁会在一结速就信服并跟从哲人呢?

  柏拉图屡次用“船”的隐喻来说明国家要能 哲人来统治的道理。遗憾的是,并删剪都是隐喻与其说是澄清了问题 ,不如说它使得问题 更加混乱了。

  以“船”隐喻“国家”,以“大海行船”隐喻“统治国家”,以“航海术”隐喻统治国家的技艺、知识乃至秘密,这在古代希腊政治与历史文献中屡见不鲜。在并删剪都是隐喻中,国家被视为一艘脆弱的木船,凭借着卑微的航海术在茫茫大海上颠簸航行。茫茫大海就说 被希腊人视为最高神明的偶然性,它一方面酷似海面上空密布的乌云,随时准备着召唤一场疯狂的暴风雨;自己面,它又仿佛是一团神秘的原始力量,潜伏在黑暗的大海深处,一旦海面狂风大作,它势必涌出大海,腾起滔天巨浪。并删剪都是诡秘难测的力量在《奥德赛》里由并删剪都是巨大的海怪所代表:斯库拉(Scylla)和卡律布狄斯(Charybdis)。前者生有六个头、十二只脚、三层尖牙;后者则是吞噬一切的大漩涡。它们守护在墨西拿海峡的两侧,使所有胆敢穿越海峡的船只遭受灭顶之难【8】。就像“斯库拉”和“卡律布狄斯”所把守的那道海峡深深地嵌在奥德修斯的回乡之路上一样,强大的“偶然性”也深深地嵌在国家政治体的肌体深处。那道海峡,寻取金羊毛的希腊英雄依阿宋原本 在女神赫拉的佑助下幸运地通过,而仅仅凭借人力安然通过的必须伊卡塔国王、足智多谋的奥德修斯。奥德修斯的航海术就说 成为人类实践聪慧的典范,成为统治国家的技艺、知识乃至秘密的典范。

  在并删剪都是古老的隐喻中,从一结速就隐藏着深刻的危机,既然国家的安定繁荣就像大海行船要能 凭借高超的航海术一样不得不取决于同样高超的治国技艺,没有 谁才是拥有并删剪都是技艺的人呢?并删剪都是问题 也就说 柏拉图原本 表述过的那个问题 :“谁应该来统治?”【9】。并删剪都是问题 的提出乃是以下面的思考为前提的:国家自身没有 所处的理由(cause),并删剪都是理由要能 要在国家的身体以外寻找,诗人品达在强者身上寻找,柏拉图则在哲人身上寻找。世上再也没有 比类似思考更加反“国家”的了。品达找到的仅仅是强者的理由,而柏拉图找到的只不过是哲人的理由罢了,两者都删剪都是国家之为国家的理由。——奥德修斯好的反义词要能平安穿过墨西拿海峡,既删剪都是将会他是强者,也删剪都是将会他是哲人,而就说 将会他是奥德修斯。

  哲人向国家索要统治权,将会说,哲人以哲学理由代替国家理由,必然使哲人在国家中的处境成为问题 。就像柏拉图的书信将会《理想国》第六卷所表明的,并删剪都是僭越一块儿也给国家并删剪都是带来了混乱。这两点在柏拉图自己提出的大海行船的国家隐喻中表露无遗:

  “你已把我置于没有 进退维谷的辩论境地,现在又来讥笑我了。不过,还得请你听我的打比方,就说 让我更清楚地就看,我是打比方得多么吃力了。将会,最优秀的人物让当当我们 歌词 都 在和城邦关系方面的感受是很不愉快的,就说 世界上没有 任何并删剪都是单一的事物和并删剪都是感受相象,就说 为了比得象,以达到替让当当我们 歌词 都 辩护的目的,要能 把有些东西凑到一块儿来拼成另一个东西,象画家们画鹿羊类似怪物时进行拼合那样。好,请设想有一队船或一只船,船上所处原本 的事情:船上另一个船长,他身高力大超过船上所有船员,就说 耳朵特别聋,眼睛不为什么会好使,他的航海知识就说 太高明。船上水手们都争吵着要替代他做船长,都说自己有权掌舵,好的反义词让当当我们 歌词 都 从没学过航海术,都说不在 自己在好久跟谁学过航海术。就说 ,让当当我们 歌词 都 还断言,航海术是根本无法教的,谁就说 说可我不要 能 教,让当当我们 歌词 都 就准备把他碎尸万段。一块儿,让当当我们 歌词 都 围住船长强求他,甚至不择手段地骗他把舵交给自己;有时让当当我们 歌词 都 失败了,别人被船长同意代为指挥,让当当我们 歌词 都 就杀死别人或把别人逐出船去,就说 用麻醉药或酒类似东西把高贵的船长困住;让当当我们 歌词 都 夺得了船只的领导权,于是尽出船上库存,吃喝玩乐,让当当我们 歌词 都 就照自己希望的没有 航行着。不仅没有 ,凡是原本 参与阴谋,狡猾地帮助过让当当我们 歌词 都 从船长手里夺取权力的人,不论是出过主意的还是出过力的,都被授以航海家、领航、船老大等等荣誉称号,对不同伙的人,让当当我们 歌词 都 就骂是废物。好的反义词,真正的航海家要能 注意年、季节、天空、星辰、风云,以及一切与航海有关的事情,将会他要成为船只的真正当权者语句;就说 ,不管别人赞成不赞成,原本 的人是必定会成为航海家的。将会删剪都是事实没有 语句,哪几自己大概连想都没想到过,在学好航海学的一块儿精通和实践并删剪都是技术是有将会的。你再语句看,在所处过并删剪都是变故原本 的船上,另一个真正的航海家在哪哪几个篡了权的水头上会被何如看待呢?让当当我们 歌词 都 我不要 把他叫做唠叨鬼、看星迷或大废物吗?”【10】

  上面这段出自苏格拉底之口语句是柏拉图设计的另一个隐喻,用来反证哲人王的理想【11】。其中所说的“航海术”就说 哲人在国家之外为国家之为国家所提出的“哲学理由”。这段话的核心次责好的反义词必须语句,那就说 “好的反义词,真正的航海家要能 注意年、季节、天空、星辰、风云,以及一切与航海有关的事情,将会他要成为船只的真正当权者语句;就说 ,不管别人赞成不赞成,原本 的人是必定会成为航海家的。”——这就说 哲人,必须他精通哲学,又将会国家要能 哲学提供理由,好多好多 ,并删剪都是哲人自然就成了王,这就说 哲人王的来历。与之相比,国家并删剪都是,将会作为国家理由之象征的那个国王,却被柏拉图用嘲弄的笔调刻画为另一个无能的船长,“他身高力大超过船上所有船员,就说 耳朵特别聋,眼睛不为什么会好使,他的航海知识就说 太高明。”国王将会国家的“航海知识”(也就说 哲人的知识)很不完美,就说 国王将会国家要能 哲人的教育甚至领导。——哲人王的真相好的反义词就没有 简单。柏拉图斤斤计较的东西仅仅是国王将会国家在哲学和哲人德性方面的知识和教养是何等不足,就说 对于国王和国家并删剪都是却只字不提,并删剪都是修辞无疑可我不要 能 造成并删剪都是假相,那就说 国王和国家的事情就说 哲人和哲学的事情,国家的理由就说 哲学的理由。并删剪都是谋划酷似撰写《书信集》的柏拉图,在那里,柏拉图一再纠缠于狄俄尼修斯的哲学造诣是何如不足正当的指导,但闭口不谈这位国王是何如平定境内叛乱,何如使西西里人民重新休养生息。除了“真正的航海家”和“船长”之外,柏拉图的船喻还提到了另外并删剪都是人,那就说 “水手们”。“水手们”我不要 说一般民众,就说 自认为拥有“航海术”的“真正的航海家”,哪几自己删剪都是别的,正是“哲让当当我们 歌词 都 ”。正是哪几自己给同样是哲人的柏拉图造成了莫大的麻烦,将会让当当我们 歌词 都 同样认为船长将会老眼昏花,便纷纷威迫船长,试图凭借哲学的理由来获得国家的统治权。在并删剪都是点上,让当当我们 歌词 都 和柏拉图并无二致。并删剪都是隐喻冠部上说的是“船长”的无能,实际上意在攻击与柏拉图构成竞争关系的敌人,也就说 哪哪几个“水手们”。几乎所有的柏拉图对话删剪都是不厌其烦地重复着这场漫长而又罗嗦的争斗,这场争斗甚至被柏拉图从私人性的虚拟对话文本中延伸到遥远的叙拉古宫廷,结果直接愿因了他的让当当我们 歌词 都 、叙拉古政治领袖狄翁(Dion)的惨死,也使国王狄俄尼修斯对柏拉图被抛弃耐心,哲人王的理想终成泡影【12】。“水手们”争先恐后地要当“船长”,并删剪都是让哲人柏拉图倍感烦躁的问题 删剪部都是哲人自己一手造成的。——既然在国家的身体上嫁接了另一个哲学的理由,既然哲学的知识我不要 说不可习得,没有 ,在权力欲的支配下,又有哪个“聪明人”我不要 站出来要求驾驶这艘国家巨船呢?

  柏拉图的“船喻”无疑鼓励并塑造了并删剪都是思考国家问题 的哲学化的风气,并删剪都是风气之烈,甚至侵蚀到了历史编撰领域。最具有哲人气质和修养的古代史家波利比阿(circa 400-118 B.C.)在检讨雅典人的性格和雅典政体的衰败时原本 写道:

  “雅典在一连串的幸运和成功原本 终于在海军大将特米斯托克利的时代达到了顶峰。然而,在他原本 ,雅典反复无常的本性颠覆了它自身的命运。将会雅典人多哪几个少像一艘被抛弃了船长的船。在原本 一艘船上,当水手们出于对风浪的恐惧而理性地服从舵手的命令时,让当当我们 歌词 都 的作为将是令人羡慕的。原本 ,当让当当我们 歌词 都 将会过份自信,以至于陶醉于对上司的蔑视和彼此间的争吵时,让当当我们 歌词 都 就不再万众一心了;有些人决定继续航行,而又些人则催促锚手抛锚,有些人要张帆,另有些人却主张收帆。没有 之喧嚷纷争不但让船上的其它人感到可耻,就说 其并删剪都是更成了致其他人于危难境地的源泉。好多好多 ,通常的状态是,在让当当我们 歌词 都 逃离了凶猛的海浪原本 竟往往在近岸的港湾里翻船搁浅。这是并删剪都是总是所处在雅典的的状态。凭借其公民及其领袖们的超凡能力,雅典得以安渡最可怕的危险,然而将会其疏忽大意、不足理性,它又往往在安宁中总是毁灭。和底比斯一样,雅典就说 原本 的另一个政治体:所有的政务都受制于民众漫无节制的欲望和冲动,让当当我们 歌词 都 的刚愎固执和生怀叵测往往愿因暴力和激情。关于并删剪都是点,我我不要 说再多说哪哪几个了”。【13】

  十分令人遗憾的是,柏拉图所念兹在兹的问题 仅仅是哲人一己的权力欲望问题 ,用他的惯用的表述就说 哲人对僭主的教育问题 。他似乎过于沉浸在哲人私己的问题 之上,而没有 注意到并删剪都是删剪部都是将会哲人的一己私念所激起的问题 ,对国家又是造成了何等巨大的麻烦。并删剪都是麻烦随着历史面相的变迁而愈演愈烈,以至于连所谓“恺撒的归恺撒,上帝的归上帝”原本 极富创造性的政治处置方案也无法平复,(点击此处阅读下一页)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哲学 > 外国哲学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1158.html 文章来源:《海国图志》学刊第2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