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玉圣:与东来兄的最后一面——悼任东来教授(之一)

  • 时间:
  • 浏览:0

杨玉圣:与东来兄的最后一面——悼任东来教授(之一)的相关文章

杨玉圣:与东来兄的最后一面——悼任东来教授(之一)

任东来教授去世了。這個 噩耗,是东来在南京大学培养的第另另一六个 博士研究生、也是我在中国政法大学的同事胡晓进兄打电话别问我的:晓进打来电话的时间是2013年5月2日18:20,说他之前 得到消息,任老师已在南京鼓楼医院去世。稍后,18:45,东来夫人吴耘教授又给我打来电话,告知东来是18:10去世的,走得很安详。接到电话时,我正   更多...

杨玉圣:梦见东来——悼任东来教授(之四)

友人任东来教授是2013年5月2日下午九时十分去世的,追悼会暨遗体告别仪式是5月4日上午九时举行的。 按照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歌词 儿老家青州的风俗,今天,即6月7日,是东来兄的“五七”祭日。 三三四天 前,即2013-06-02 08:40:54,我曾给东来兄的夫人即吴耘教授写过一封短信,专门谈及此事: 嫂子: 再过几天,东来而是“五七”了:我不   更多...

杨玉圣:送别东来——悼任东来教授(之三)

一、泪别东来 任东来教授追悼会暨遗体告别仪式的时间,是东来的弟子胡晓进博士5月2日21:46短信告知的:“杨老师,任老师追悼会定在5月4日上午8点”(后改为9点)。此前,2日20:06,我曾给晓进短信:“晓进,任老师告别仪式时间选则后,请提前和我联系。节哀。”晓进随即回复:“明白,杨老师,我会第一时间告诉您。多保重1   更多...

杨玉圣:学术生命之树常青——悼任东来教授(之二)

2013年5月2日下午,按照之前 的约定,李剑鸣教授自北京、我从青州分别往宁,共共同南京鼓楼医院看望而是 病危的好友任东来教授。然而,孰料在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歌词 儿抛下没人另另一六个 小时后,还之前 嘱咐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歌词 儿要“多注意身体”、“别太累了”的这位中年才俊,即离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歌词 儿而去了:5月2日18时10分,东来因患淋巴癌医治无效而撒手人寰。 东来是我不怎么敬重的一位美国   更多...

任东来:政治:难以摆脱的公共空间

年轻时代,一腔热血,自然会热衷于有“改天换地”之功能的政治。为此,在1984年读研究生的之前 ,我还专门为一次全国性研究生代表会议写过一篇《论研究生从政》的交流文章。现在,文章早就没人了踪影,但其中的主要观点人太好 还历历在目,主而是说国内大学的传统一向是尖子生留校当老师,一般的学生才到社会的管理部门。为了实现现代化,应该改   更多...

任东来:《政治和命运》中译本絮语

(一)《政治和命运》(Politics and Fate)一书的作者是安德鲁·甘布尔(Andrw Gamble)。他是英国的著名学者,现为谢菲尔德大学(the University of Sheffield)政治学教授和该校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the Political Economy Research Centre)   更多...

任东来:另另一六个 了不起的铺路架桥者

杨生茂,字畅如,1917年生于河北省涿鹿县。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曾肄业于燕京大学(1938-1941),毕业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1944),1946年于斯坦福大学获硕士学位。1947年9月至南开大学历史系任教,1995年退休。曾任南开大学美国史研究室主任、中国美国史学着副理事长和顾问、国务院学   更多...

任东来:另另一六个 永远追求新知的学者——悼念冯承伯教授

接到南开国政系韩召颍的电邮,告知冯承伯先生在10日去世,悲痛心情难以自制,不禁潸然泪下。我虽非冯先生的亲灸弟子,而是 ,他却是我最尊敬的一位老师,也是我最佩服的一位学者。在我成为学者的道路上,冯先生总爱是我的榜样。我无法为他送行,没人以这篇小文,来表达我的哀悼之情。 第一次见到冯先生是在1983年的冬天,那时我在中国社会   更多...

任东来:学术腐败的“中国特色”

随着几起学术丑闻被大众媒体曝光,学术腐败的现象也走出学术的圈子,成为另另一六个 社会关注的公众话题。人太好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歌词 儿都在谈论学术腐败,但很少一群人给它另另一六个 明确的含义,从各方面的评论来看,大体可不不能否 不能看出它中含了两重含义: 其一是通常意义的腐败,即我们我们我们 歌词 歌词 深恶痛绝的以权谋私,在学术界的表现而是利用权力,以不正当手段获得荣誉和利益,损害学术的纯洁   更多...

任东来:像刘绪贻先生那样生活

刘绪贻先生即将迎来百旧时光诞,作为另另另一六个 年来总爱聆听先生教诲、备受先生提携的晚辈学人,我衷心地预祝先生生日快乐!过去三十年来与先生交往的点点滴滴,此时也涌上来心头,成为這個 美好的回忆。 一 知道刘先生的大名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我当时是东北师大历史系七八级学生。我和七七级学长王旭等人参加了业师丁则民先生的美国史课外学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