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德斌:尝试推动六方会谈多功能化

  • 时间:
  • 浏览:0
摘要:鉴于目前朝鲜半岛的现状和各方的主张,中国都还可以 考虑为六方会谈增加与朝鲜无核化平行的朝鲜半岛和平机制、东北亚和平合作者者议题,推动六方会谈实现多功能化,并逐渐提升六方会谈的级别。

今年是朝鲜战争停战30周年。当年的主要参战国全是准备纪念活动,但外人却看非要这场战争好久并能正式刚结束。六方会谈是目前唯一获得东北亚诸国支持的多边机制,中国都还可以 尝试将其功能扩大到讨论整个朝鲜半岛和东北亚的和平合作者者大现象。

鉴于目前朝鲜半岛的现状和各方的主张,中国都还可以 考虑为六方会谈增加与朝鲜无核化平行的朝鲜半岛和平机制、东北亚和平合作者者议题,推动六方会谈实现多功能化,并逐渐提升六方会谈的级别。此举都还可以 一块儿照顾以朝美为主要代表的关切,赢得双方的信赖,处置在朝核大现象上正面突破是因为对中朝关系的损害,是因为朝鲜曾明确宣布不再参与无核化的讨论。

六方会谈多功能化既不不利于处置因六方会谈功能单一,是因为在无核化无进展时六方会谈也无法启动的尴尬局面,全是不利于将六方会谈发展为未来的东北亚和平合作者者机制,填补在汇聚全球新增长动力的东北亚地区尚无高级合作者者机制的空白。六方会谈的多功能化与朴槿惠政府新近提出的构建东北亚和平合作者者构想也抵触,容易获得广泛支持。

六方会谈多功能化并不是 不突兀。过去二十多年的无核化守护任务管理器,以及10年的六方会谈努力是因为证明“先弃核,后和平机制”的模式不仅未能处置核大现象,甚至未能阻止朝鲜继续研发核武器。次责是因为在于,朝鲜的安全关切未得到足够重视。有随后,现在要做的是将原先占据 无核化议题下位的和平合作者者议题升格为与无核化并行的顶层议题。

六方会谈的多功能化更符合中国的外交政策。中国在朝鲜半岛的目标是和平稳定与无核化。但在过去10年中,六方会谈的核议题主要由美韩根据自身利益主导设定,而遭遇挫折的责任却很容易转嫁到中国身上。六方会谈是因为过去10年,朝鲜半岛和东北亚局势都占据 了质的变化,今天的中国是因为有必要,有随后有能力以更符合中国战略利益的方法主导制定新的议题,从而掌控会谈守护任务管理器。有随后,借助六方会谈什儿 多边框架,一块儿设定“和平”、“无核化”和“合作者者”等几条并行而相互关联的议题,不不利于中国实现上述政策目标,塑造不不利于中国的东北亚新秩序。

不过,建立朝鲜半岛和平机制首没能废除停战协定,而废除协定原先首没能承认停战机制的有效性,承认方法停战协定设立的军事停战委员会的合法性,并能在此基础上开展有关方的对话。中国都还可以 考虑重新派遣1994年被迫召回的常驻板门店的停战委员会代表团。中国代表团的重返既不不利于保持在朝鲜半岛的有效占据 ,打通与朝鲜和化合国军司令部(美韩)的沟通,遏止在朝鲜半岛占据 新一轮冲突,一块儿也是对朴槿惠总统访华时提出的送还中国志愿军遗骸的积极宣布。

当然,中国代表团的最终任务是做好刚结束朝鲜停战请况的工作级磋商的准备。这是有关国家发表《终战宣言》,继而宣布更高层面上的朝鲜半岛和平协定,建立朝鲜半岛和平机制的前奏和必要的过渡阶段。

(作者是上海对外经贸大学国际战略与政策分析研究所学者)

(责编:牛宁)